背负独裁父亲包袱,小马科斯如何在选战突围?

首页菲律宾

背负独裁父亲包袱,小马科斯如何在选战突围?
菲律宾华人网 • 2022-02-11 20:26 • 菲律宾 • 阅读 1141
背负独裁父亲包袱,小马科斯如何在选战突围?

家族成员在马科斯遗像前合影

菲律宾总统选举倒数三个月,激烈的竞选活动已于2月8日正式展开,选情进入白热化阶段。

谁将在今年5月9日的投票中,接替现任总统杜特尔特,成为下一任领导人,是全菲未来三个月最受关注的焦点。

民调显示,菲律宾前独裁总统费迪南德·马科斯(FerdinandMarcos)的儿子小马科斯目前以超过50%的支持率,遥遥领先其他四名候选人,拥有压倒性的优势。

小马科斯的身世使他成为一名极具争议的候选人。这名政二代必须面对自己的家族包袱,通过角逐国家领导人宝座,洗白世人对马科斯家族“残忍暴力”和“腐败”的污名。

从法国大革命,到欧洲的1848年革命,历史反复告诉我们,许多旧政权的残余势力能够在第一波革命激情淡化后,再一次唤起怀旧情绪和人民力量,重新夺权。

此般戏剧性的政治峰回路转,正在菲律宾上演。

马科斯1965年当选总统,是菲律宾第10任总统。在马科斯20年任期的铁腕统治下,该国经济取得前所未见的飞速发展。

背负独裁父亲包袱,小马科斯如何在选战突围?

马科斯

但他在执政后期暴力镇压异见人士和暗杀反对派领袖,并从1972年起在全国实行戒严令,杀害菲共叛军和政敌。数万人被逮捕、拘禁和遭受酷刑。

马科斯家族和盟友更是腐败敛财,成为全球政治贪污腐败的标志。

马科斯执政期间,其家族被指涉贪50亿至100亿美元,其夫人伊梅尔达更因为爱鞋成痴,以自己3000多双鞋子的经典画面,在全球引起热议。

马科斯政权被推翻后,菲律宾政府没收伊梅尔达的鞋,盖了一个鞋子展览馆,让人见识到她在掌权时奢华的一面。

背负独裁父亲包袱,小马科斯如何在选战突围?

2001年伊梅尔达在亲自前往鞋子展览馆参观

马科斯和伊梅尔达因贪污金额庞大,夫妇在东窗事发后被列入“最大的政府盗窃案”吉尼斯世界纪录。

马科斯1986年被前总统阿基诺夫人(Corazon Aquino)领导的“人民力量”革命运动推翻而流亡海外,并于1989年在夏威夷病逝,以暴力独裁者的名声被写入菲律宾国家历史。

但是,马科斯家族并没有就此消声灭迹。在马科斯流亡的几十年里,很多菲律宾人的愤怒逐渐消失。

尽管被指存在广泛的腐败和侵犯人权的行为,马科斯家族无一人入狱。他们在1990年代陆续返回菲律宾,并在政坛卷土重来。

1991年,35岁的小马科斯回到菲律宾,接着就陆续当选北伊罗科斯省(Ilocos Norte)副省长、省长及众议员,并在2010年当选参议员。

小马科斯的姐姐艾米(Imee Marcos)则在2010年当选北伊罗科斯省省长,现为参议员。其母伊梅尔达也在小马科斯原本的众议院选区当选,共连任三届,甚至还曾与1992年和1998年两次竞选总统。

小马科斯在2021年10月宣布竞选总统时承诺,如果当选将采取一种“团结国家的领导方式”。他说,菲律宾人已经厌倦了政治争吵,期待全新的领导方式。

他解释:“团结的意义在于,无论我们的政治色彩是什么,我们都必须一起合作,因为摆在我们面前的危机比政治重要得多,它攸关我们国家的复兴。”

小马科斯依靠大规模社交媒体运动赢得广泛支持,并为其家族的历史洗白。毕竟,他的众多年轻支持者已经记不清,他的独裁者父亲在位时的戒严岁月,有些甚至还没出生。

背负独裁父亲包袱,小马科斯如何在选战突围?

小马科斯2017年首次表态,将在2022年角逐菲律宾总统宝座。大批支持者在马尼拉最高法院外与蜂拥聚集,与他握手。

小马科斯经常谈及自己对菲律宾未来的计划,却刻意避开讨论父亲执政的不堪往事,或淡化父亲侵犯人权的指控。

他常以父亲任内的经济发展进行辩护,称那是菲律宾的“黄金时代”。此外,马科斯也多次驳斥媒体对其父亲独裁统治,以及政权被推翻的问题。

今年1月,小马科斯在接受菲律宾电视台One News访问时,再次被问及有关父亲独裁统治下的戒严令。

他在回答中明显被激怒,斥道:“(你们)有哪些问题是没有问过的?你要我给出多少个以前没有给出的答案?”他补充:“一切都不会改变。”

小马科斯强调,菲律宾选民最关注的是他如何解决大流行病的问题,以及如何避免让经济继续受到严重破坏。

他说:”这些问题更重要。我们不会再回到35年前的那些问题上。”

背负独裁父亲包袱,小马科斯如何在选战突围?

人权运动人士在马尼拉选举办公室外抗议,要求取消小马科斯的选举资格。

批评者说,马科斯家族由始至终既没有为过去的种种事件道歉,也没有适当对外处理这些事件。

他们认为,如果小马科斯在今年5月9日的总统选举中获胜,这将是马科斯家族几十年来洗白努力的顶点,标志着该家族在菲律宾政坛到达另一高峰。

贪污和贿赂是菲律宾政府长期以来面对的顽疾。虽然这一现象在杜特尔特执政的这几年有所改善,但随着总统选战愈发激烈,这一课题再次成为全城瞩目的焦点,尤其是身处父亲阴影中的小马科斯。

今年1月,小马科斯在接受菲律宾著名脱口秀主持人博伊·阿邦达(Boy Abunda)访问时,谈及菲律宾的贪污和贿赂问题。他在回答中似乎认定,这些严重问题不容易解决。

他说:“腐败不是菲律宾人的本性,而是人类的本性……无论你走到哪里都有不诚实的人。”

被问及如果当选总统后他会做出什么改革时,他并没有列出具体计划,只是建议加强制衡,以确保资金得到妥善处理。

对于一个长期背负着父亲腐败包袱的小马科斯,这般答复似乎难以服众。

背负独裁父亲包袱,小马科斯如何在选战突围?

国际特赦组织估计,在1972年至1981年期间,当马科斯在戒严令下统治国家时,有7万2000人被监禁,3万4000人受到酷刑,3240人被杀害。

小马科斯感叹,这是他第一次听到这些数字,并补充如果国际特赦组织愿意分享这些数据,也许这将有助于确保这些“所谓的虐待行为”不会再次发生。

根据菲律宾民调机构“亚洲脉搏”(PulseAsia)2021年12月进行的民调结果,小马科斯以53%的支持率遥遥领先。菲现任副总统罗布雷多(Leni Robredo)位列第二,支持率仅20%。

背负独裁父亲包袱,小马科斯如何在选战突围?

菲律宾副总统罗布雷多原本是律师,在丈夫前内政部长林炳智2012年坠机身亡后投身政坛。分析家认为,罗布雷多问鼎总统之路料将坎坷难行,她目前的民意支持率仅20%。

其他候选人还包括马尼拉市市长莫雷诺(FranciscoDomagoso)、前拳王帕奎奥(Manny Pacquiao)、现任参议员拉克森(Panfilo Lacson)等人。

政治分析员、菲律宾大学政治学教授阿卢盖(AriesArugay)认为,小马科斯和罗布雷多以外的四位候选人,支持率势均力敌,但像小马科斯那样拥有如此大的领先优势,是前所未见的。

虽然马科斯20年的独裁统治是菲律宾一代人的共同记忆,但阿鲁盖认为,马科斯在位期间所发生的事,特别是人们对他宣布戒严令和无情压制异议之后发生的点点滴滴,已变得模糊不清。

他说:“人们以前对过去发生的事是很清楚的。这个问题的一部分原因,或是前几届政府没有尽职尽责,确保人民对戒严令的集体记忆依然犹新。”

律师出身的萨拉·杜特尔特(Sara Duterte)在2007年6月至2010年6月期间担任达沃市副市长;2010年以领先20万票的压倒性优势,成为达沃市历史上首位女市长;2016年在其父杜特尔特竞选总统后再次成为达沃市市长,并于2019年连任成功。

在菲律宾,总统和副总统是分开选举的。在萨拉宣布与小马科斯合作,角逐副总统一职之前,多次民调都显示她的支持率在所有总统候选人均列第一。

政治分析家海达里安在《菲律宾每日询问报》专栏中写道,小马科斯半年前的支持率实际上是落后萨拉和莫雷诺,在所有总统候选人中排名第三。

但是,他却在短时间内迅速崛起,令其他候选人望尘莫及。

海达里安分析,杜特尔特家族势力位于南部明达瑙岛。当萨拉宣布不选总统,并投入小马科斯阵营担任副手后,这批“坚定的南方支持者”转而支持小马科斯,“小马科斯-萨拉组合”顿时成为对手难以匹敌的强大竞选拍档。

背负独裁父亲包袱,小马科斯如何在选战突围?

2月8日,小马科斯与萨拉等在竞选集会上挥舞菲律宾国旗

香港城市大学东南亚研究中心主任汤普森(MarkThompson)说,如果萨拉赢得副总统职位,她将更接近权力顶层,在2028年选举中处于有利地位。

他说,马科斯家族的势力范围主要集中在菲律宾北部,杜特尔特家族则在南部享有强大的民众支持。

夏威夷大学马诺阿校区教授阿宾纳雷斯(Patricio Abinales)在一场论坛分享的数据显示,小马科斯在明达瑙岛中部和北部支持度分别高达73%和69%。

他认为,明达瑙岛选民虽少于其他地区,但内部凝聚力强大,在许多争议议题上,往往出现与其他选民不同的态度,包括他们对中国相对较信任,这对小马科斯取得当地支持有所助益。

背负独裁父亲包袱,小马科斯如何在选战突围?

小马科斯在其首场竞选集会上号召菲律宾人民团结

菲律宾独立媒体“拉普勒”(Rappler)新闻网站一篇评论,也分析小马科斯为何身为残酷独裁者之子,仍获得众多选民青睐的原因。

记者杜维拉(Ted Tuvera)说,小马科斯许多支持者认为,尽管1986年的人民力量革命推翻马科斯政权,但近36年来,菲律宾的腐败政治并没有改变,穷者恒穷,富人仍然执掌权位。

至于马科斯家族过往惊人的不法所得,支持者认为“哪个政治人物不贪污?”

杜维拉表示,一方面,菲律宾老一辈的人会说,马科斯时代社会更安定有秩序;另一方面,马科斯阵营藉由宣传戒严令时期留下的基础建设,将马科斯统治时期描绘成某种乌托邦。

虽然小马科斯目前民调一马当先,他问鼎总统之路却充满未知数。

菲律宾选举委员会就收到多份请愿书,指小马科斯近30年前因未能提交纳税申报表而被定罪,应该取消竞选总统资格。在菲律宾,在逃税罪名下被定罪者将终身丧失参选资格。

菲律宾选举委员会今天(2月10日)下午透露,一致同意撤销对小马科斯取消总统参选资格的案件,结束了小马科斯参选的不确定性。请愿者仍可以向选举委员会提出上诉,并将议案提呈到最高法院。

据了解,请愿者包括在上世纪70至80年代马科斯军事统治期间被捕并遭受酷刑的人。

小马科斯阵营一再坚持,其有资格参选,称这些申请只不过是“可悲的噱头”,且干扰了菲律宾人自由选择国家领导人的权利。

尽管如此,小马科斯上周承认确实担心赢得总统选举后被取消资格的可能性。他在接受电视台访问时说:“我认真对待每一件事,我也会担心每一件事,但我不会让任何事情分散我对竞选的注意力。”

一名长期观察菲律宾政治的分析师说,小马科斯应该有足够的回旋余地,最终应该不至于被取消参选资格。他说:“如果小马科斯被取消资格,这个国家可能会抓狂。”

俄罗斯科学院东方研究所东南亚、澳大利亚和大洋洲中心专家帕纳林娜也认为,领先于其他候选人并不能保证小马科斯获胜。

她说:“这种情况将在选举前一周变得更明朗:主要不是取决于这个或那个候选人的政治纲领,而是取决于他们当中,谁能够在公开活动中更好地与每个选民互动。”

如果目前的民调趋势保持不变,小马科斯毫无疑问将继承父亲衣钵,登上总统宝座。

背负独裁父亲包袱,小马科斯如何在选战突围?

1986年2月,马科斯家族被迫离开菲律宾流亡夏威夷。

最期待小马科斯上位的,必然是他92岁的母亲。今年6月30日,将是伊梅尔达朝思暮想隔三十多载、以总统母亲的身份、名正言顺回到马拉坎南宫这个“老家”的最佳时机。

线上博彩在部分国家属违法行为,本文以产业分析为目的内容仅供参考,文章内相关赌博行为一律与本站无关。
发布者:菲律宾华人网,转转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boyoushe.com/54727.html

首頁
遊戲玩法
補牌規則
賠率
開獎機率